关闭

用户登录

欢迎来到法制资讯网

法制资讯网
地区· 导航
当前所在: 主页 > 法制人物 >

忆建文院长 | 您总说身体问题再等等,现在案子办完了,可我们再也等不到您了

  • 时间:2019-12-17 19:49
  • 来源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 字号:

   走了的人要安详地走,活着的人要洒脱地活。2019 年 6 月 23 日,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建文在与病魔抗争了将近一年后,年仅 57 岁的他,带着他对司法事业的热爱,对亲友的牵挂,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 不少同事提到他都会感叹:他对工作可以说是呕心沥血! 他是被案子累的!


  同事眼中,张建文是个 完美主义者,他曾被授予 全省审判业务专家 的称号,承办的案件无一错案,无一 关系案 人情案 ,无一信访投诉。近几年,他更是一心扑在院里的大案要案上,其间出现吞咽困难、多次咳血的症状,他没顾上检查。当他最终卸下 重担走进医院时,已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被确诊为食道癌晚期。


  01


  都咳血了,他却总想 等案子结了再去医院


  时间退回到 2016 年 10 月 11 日,轰动一时的山西系列大案群虎之一申维辰案在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该案的审判长正是张建文。


  申维辰案是江苏法院审理山西系列大要案的第一案,审理好这个案子,对于审理接下来一系列的山西大要案有着积极的示范作用。张建文主动请缨,担任审判长。审理完申维辰案不久,张建文又担任中共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受贿案的审判长。


  △张建文的办公室


  这两起大案让张建文付出大量心血。儿子张韬说,母亲之前和他说起,父亲以前是个睡眠很好的人,但办理这两起大案期间,他半夜醒了睡不着,就去查阅案件材料,有时候索性一边在跑步机上慢跑,一边背记材料。常州中院的一名保安人员也回忆,在张越案件开庭前不久,有一次很早在法院内巡逻时遇到了张建文,就看见他一个人在车库边踱步边背材料,我们都很感动。


  两起案件办到后来,一些同事发现张建文越来越瘦。据张建文一位同事回忆,在 2018 年春节过后,他和张建文到上海参加一个会议。吃饭时,他发现张建文吃得非常慢,问了才得知,他吞咽困难已经有大半年时间了,有一次咳嗽时还吐了血。


  常州中院原副院长裴阳说,张建文可能早就意识到自己身体有问题,他一直不去医院检查,主要就是担心影响办案,办理这类案子,如果中途换审判长,代价太大。那段时间,在裴阳的记忆中,单位组织的体检,张建文就没去过。


  2018 年 7 月 12 日上午,法锤敲响,审判长张建文当庭对张越案宣判。因在案件办理中作出突出贡献,2018 年 9 月,张建文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荣记个人一等功。


  就在宣判完的下午,感觉卸下了百般重担的张建文,独自悄悄走进医院。他被确诊为食道癌晚期,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后来我父亲告诉我,那天 3 个多小时的宣判,他就感觉撑不住了。当时他脖子两边的淋巴已经肿胀得很大了 ……时隔一年多,说起这件事,张韬还是忍不住眼圈发红。


  02


  同事眼中的完美主义者,打造出一个个 样板庭


  谈起张建文工作中的状态,不少同事这样形容他:追求完美。


  被大家津津乐道的,是他的 样板庭。为了让庭审更加严谨规范,他白天晚上翻看资料,把厚厚的庭审提纲背了下来。他主持的庭审现场,没有一句废话,没有一个 咯噔,对庭上出现的情况他预判准确,庭审的节奏也能很好地把控,整场下来,就是一个个标准的样板庭。而只有对一切案件细节都了然于胸,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张建文留在办公室的荣誉证书


  常州中院研究室副主任徐天骅回忆,张建文是个 厉害 且值得敬佩的人。10 多年前,第一次见到张建文是在法院举行的一次大会上,她发现张建文讲话的时候,不仅完全脱稿,而且讲得很流利,其间涉及到的很多数字他也记得清清楚楚,甚至精确到小数点之后。我和同伴当时还有点不服气,就拿着发到手里的发言资料对照着看,发现十多页的发言稿,他全程都没看,一点不差说了下来。


  之后,常州中院开庭审理的申维辰、张越两起大案,徐天骅是合议庭成员之一,那时候才知道,他的记忆力超群,其实是背后做了大量的功课。徐天骅说,在办理两起案件中,张建文有时候会和大家说起,他每天早锻炼的一个多小时中,脑子里就像放电影一样 一遍遍过案件材料。到后来,张建文能将案件当事人一些职务调整的日期都能精确记忆到年月日。申维辰案件审理期间,张建文光是笔记材料就写了 3 本。他工作时总是精力旺盛,执行力也强,那种热情也将我们带动起来。


  这么多年,给我们的感觉是,在张建文面前没有困难。常州市武进区法院党组书记、代院长宋文良说,大家有事都喜欢去找他,实际上一些事怎么没有难度呢?但张建文总是先扛下来再说。


  03


  住院治疗时,是他和儿子相处最长的一段时光


  347 代表 347 天,这是我的父亲从生病到离开的总时间,6 是 6 次化疗,53 代表 53 次放疗,8328 是 8328 公里,是我们一家近一年往返上海常州医院的总公里数,这几个数字既囊括了父亲近一年以来的治疗历程,也包含了我们这一家近一年的心路历程。今年 6 月 24 日,在张建文遗体告别仪式上,张韬数次哽咽,他的悼词也让在场的亲友和同事忍不住抹泪。


  张韬告诉记者,从小到大,父亲陪伴他的时间很少。忙于工作,父亲每天早出晚归,有几年因为在外面办案,很久都见不到面。上学时有些活动需要家长参加,我内心暗暗希望他能去,但他基本上都没时间。父亲在家时,吃完饭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研究案件资料。印象中,他就是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


  得知父亲患病后,张韬放下手上的工作,一门心思照顾父亲。他苦笑说,即便是这样,父亲还心心念念着没有处理完的一些案件,操心着法院里的工作。


  让张韬感慨万千的是,父亲的这个病,也给他俩创造了沟通的机会,让张韬对父亲有了新的认识。他看到了父亲的坚强乐观,也感受到父亲对家人深沉的牵挂。临走时,父亲告诉他:最好的结局是走了的人要安详地走,活着的人要洒脱地活。这也让张韬下决心以父亲为榜样,做一个有担当的人。张韬告诉记者:虽然这段时光对我们来说还是太短暂,但这近一年的时间却是和父亲这一辈子朝夕相处最长的一段光阴。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法制资讯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国信涉农资讯中心主办——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全国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法制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8 fzzxw.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39793号-3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376号

联系电话:010-57028685 010-56019568 15321059430 监督电话:1501059698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028685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全国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北京国信涉农资讯中心